關於部落格
the smile you fake
  • 807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依賴





“失去的感覺怎麼那麼濃?”
“為什麼……一切都是我希望的、我安排的,不是嗎?”
“那……為什麼我像被冰凍住了一樣冷?”
良禹停下了手邊的動作,他已經描寫不出現在的感覺了。
很多事情……後悔是不是也沒有用……


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


「扣…扣……」「小禹!吃早餐囉!」

良禹揉著自己的眼睛,極不甘願的從被窩中爬了出來,先走到鏡子前看看自己,再走到門邊開門。

「小禹,睡得好嗎?」打開門,是一個嬌小的女生,手上提著袋子,對著良禹露出甜甜的微笑。這對良禹來說並不陌生,他已經在早上這個時候看到這個笑容不下百遍了。

這個女生叫做妍黎,半年前出了一場車禍,肇事者在知道自己闖禍之後竟然視而不見的加速逃逸,這時候良禹剛好要去上班經過而這裡,碰到這種情形他也不能就這樣離開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她叫救護車。在她住院的幾個月,良禹常常會去看她,當然也就從資料中以及她母親的口中得知了她的情況,她不算是一個正常的女生,很少說話,就算說了也是一般人聽不懂的話,但她的智商沒有問題,求學過程一直都是前幾名,至於為什麼她這麼不愛說話、這麼安靜就沒有人知道了。

妍黎出院以後,每天早上都會到良禹住的公寓,拿著一份早餐給他。聽妍黎的媽媽說,妍黎在這半年講的話比她以往所說的多很多,也開始說一些別人聽的懂的話了,除此之外,妍黎的媽媽也發現妍黎對良禹跟對一般人都不一樣,她很怕家人以外的人,根本就不會跟其他人說話,惟獨良禹不是。所以研黎的媽媽便拜託良禹跟她說一點話,哪怕是一句也好,她深信這樣妍黎總有一天會好的,而她也拜託良禹收下早餐,這已經成為妍黎每天最最期待的事了。

「嗯,睡得很好。」良禹開了門便往回走,他需要去刷牙洗臉。

刷牙洗臉完,良禹和平常一樣走到客廳請妍黎坐下來。

「小禹愛吃三明治嗎?」妍黎從袋子裡拿出了一個很精美的盒子。

「什麼都好。妳先吃吧!我還要去換個衣服。」良禹再度走回自己的房間。

才剛換完上衣,客廳那裡就傳來一陣歌聲,沒有歌詞的,卻格外讓人放鬆心情。

走到客廳,良禹看看妍黎:「妳不吃嗎?」

妍黎微笑著,什麼也沒有說。

其實良禹早就知道妍黎不會回答他的,因為他也問過這個問題不下百遍,她從沒有一次回答他,似乎只要良禹還沒吃,妍黎也不會想吃。

良禹看了看三明治便拿一個起來吃,這真的很奇怪,良禹和妍黎什麼也不是,他卻天天吃著她做的早餐,一開始有些不習慣,久了竟然也就不覺得奇怪了……也不是什麼壞事啦!幫人又能早起,上班都不會遲到了。

「快吃吧!」良禹對著妍黎說。

「嗯!」妍黎笑著點點頭,拿出一個三明治。

吃完一個,良禹洗了洗手,又坐回妍黎對面,他竟然看妍黎看到出神了,而妍黎卻一點都沒發現。
其實妍黎是一個很漂亮、很有氣質的女生,如果她……再正常一點,良禹恐怕是會奮不顧身的去追她吧!更何況她這麼依賴他。

「妍黎……妳知道我是誰嗎?」原本只是在心裡問的,居然不自覺的脫口而出。

「小禹。」妍黎看了良禹一下,又陷入自己的世界。

很快的,妍黎也吃完了,盒子裡還剩下兩個,妍黎沒有收回袋子裡,只對良禹說:「肚子餓了,記得吃喔!」妍黎站起來,對良禹笑了一下點個頭便走出去了。
有時候,良禹真的覺得自己在做夢。


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


關上門,良禹正要到門邊的桶子拿雨傘時看到了妍黎,她抱著自己的膝蓋蹲在門邊……

「妍黎?」良禹停下了手邊的動作,蹲下來看著妍黎。

妍黎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良禹,她什麼也沒說,只在下一秒流了一滴莫名的眼淚……

「妳怎麼了?」良禹扶著她的肩膀,她看起來像是要倒下去了一樣。

「下雨……等公車……壞人……」妍黎的臉色是蒼白的,她蒼白的說著這幾個字。

良禹的心情是怎樣?他像被劍刺到一樣,是一種很深很深的心痛……

他真的知道妍黎為什麼哭。

「妍黎!」良禹放下手邊的東西,抱住妍黎。

「……哇……」妍黎的臉靠在良禹的肩膀上,眼淚決堤了。

良禹拍著妍黎的背,替她擦著眼淚。

「他們……為什麼要這樣……」妍黎繼續哭著,這個時候她只想跟良禹說話。

「他們是誰?」良禹認真的看著妍黎。

「不知道……嗚……他們打我,把我的嘴巴摀住……」

良禹抓著妍黎的手,反覆的看,幾乎是剛看完就立刻扶妍黎站起來,他開了門,扶著妍黎走進去,之後,她讓她坐在椅子上,自己則蹲著幫她上了藥。

「我逃出來了……我只想到來這裡。」妍黎漸漸冷靜下來。

「為什麼不敲門跟我說呢?」良禹不曉得妍黎會在門口等多久,現在是晚上12點耶!她等了多久了?
妍黎只是逕自的看著窗外的雨,根本沒有回答的意思。

「妳等多久了?」良禹放下拿著的藥,握著妍黎的手看著妍黎。

妍黎還是一樣什麼也沒說的看著良禹。

「唉!」良禹嘆了一口氣:「沒事了,別害怕。」

良禹站了起來,妍黎也站起來。

良禹先是轉身往自己的房間那邊走了幾步,但沒有幾秒,他又轉了回來。

他盯著妍黎看……妍黎只是不怎麼懂的看著他。

下一秒,是對的?或是錯的?

他抱著妍黎的腰,吻了她……

妍黎什麼也不知道,只是睜著大眼睛看著。

之後,良禹像是被電到一樣放開妍黎……「對不起……」

妍黎依然看著良禹……她懂嗎?不知道……


-


隔天早上,在妍黎還沒來的時候良禹就先醒了。

他走到浴室洗了好久的臉,他不停的用水潑的自己……

『我在幹什麼?』良禹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他怎麼了?!為什麼會對妍黎這樣?她不是他的誰,他也從沒告訴自己他喜歡她,或許他根本不喜歡她啊!怎麼了……該怎麼辦?妍黎懂嗎?

「扣…扣……」「小禹!吃早餐囉!」

良禹關了水龍頭便出去開門,他急著看她的反應。

「小禹,睡得好嗎?」跟平常都一樣,她還是維持一樣的微笑。

「嗯……」良禹心虛的回答。

「烤土司和玉米濃湯,小禹喜歡嗎?」

良禹的心漸漸放下來,什麼都和平常一樣!


-


幾個禮拜後,良禹交了一個女朋友,是和他同公司的秘書,也因為這樣,他開始忘記這件事,早上雖然一樣和妍黎一起吃早餐,但他依然很少想起這件事。

某一天很早的早上,良禹的女友來到他家打算陪他一起趕企畫,在他們聊得很高興的時候,門口傳來熟悉的敲門聲。

「扣…扣……」「小禹!吃早餐囉!」

「記得嗎?我跟妳說過的那個女生。」良禹對著他的女友說,而他的女友則點點頭表示記得。

門開了,但卻和平常看到的不一樣,妍黎只能傻傻的站在門口。良禹對著妍黎笑著:「妍黎,不好意思喔……我一直都沒跟妳說,這是我的女朋友,她叫做蔻寧。」

「妳好!久仰了!」蔻寧對妍黎伸出手。

妍黎也是:「妳好!良禹很有眼光!」她露出微笑。

看到這樣,良禹更放心了,似乎沒有什麼是不對的。

「那……我就不打擾了。」妍黎把裝早餐的盒子交給蔻寧。

「再見。」她先對蔻寧說,之後,看著良禹:「良禹……再見!」

妍黎走了之後,良禹開始坐立難安,不對的……有什麼是不對的!

突然,腦海裡浮現了兩個字……良禹!為什麼?她叫他良禹?!腦海裡又浮出她離開之前對他的眼神……是心痛吧?!

「蔻寧……對不起!」良禹突然站起來。

蔻寧拍拍他放在桌上的手:「我知道,別管我了。」

說完,良禹匆促的點點頭便迅速離開這棟公寓。

他跑在高溫35℃的大太陽下,根本不知道往哪跑,他根本從來沒管過妍黎從哪來或者去哪,他只知道該跑,或許妍黎就在附近的公車站,或許妍黎就在附近的天橋上……她不會走得那麼狠心的。

來到公車站,他找不到妍黎,四處張望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來到天橋上,他找不到妍黎,四處張望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來到十字路,他找不到妍黎,四處張望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來到廣場旁,他找不到妍黎,四處張望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來到小巷子,他找不到妍黎,四處張望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來到雜貨店,他找不到妍黎,四處張望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來到老樹旁,他找不到妍黎,四處張望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來到公園裡,他找不到妍黎,四處張望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來到公車站,他找不到妍黎,四處張望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從都市中心找到偏遠地帶,又從偏遠地帶找回都市中心,他依然一無所獲。


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


「良禹,在想什麼?」蔻寧拿著企劃書走過來,此時她和良禹已經從情人變回朋友。

良禹硬擠出一個笑容:「沒有,沒想什麼。」

「你知道的,總有一天你會找到她,她並沒有消失啊!」蔻寧很清楚良禹在想什麼。

「她沒有消失……但卻是我自己放手的,我有資格說什麼嗎?」良禹沮喪的看著電腦螢幕。

「良禹……你願意聽我說嗎?」

良禹疑惑的抬起頭看著蔻寧。

「她愛你,她為你付出,我難道不是嗎?她是個好女孩,但……你不覺得你這樣對我視若無睹有些過份?我們曾經是情侶啊!難道你以為我這麼輕易放手是因為我不在乎?」

在良禹還沒說下一句話的時候,蔻寧接著說:「我不要你回頭再來愛我,我只是想知道……你一點都不在乎我的感受嗎?你在我的面前煩惱著她……你不知道這樣很殘忍?我真的很想當你的朋友陪你一起想計畫……但我卻發現我好難辦到!」

良禹捧起蔻寧的臉……卻又放開。

「對不起!真的對不起!」

人是笨的……原諒我這麼說……
哪個人能一開始就做了正確的決定,可是……一旦做了錯的決定……
你以為傷害到的只有你自己?
第一個被你否定的人,傷心吧?而他離開,你後悔
接著就有了第二個被你否定的人……那他呢?不傷心嗎?……


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


“故事寫完了……小禹”

良禹寫完自己的故事,連自己都想不到的,他簽的名竟是〝小禹〞。
或許……簽這個名也只是暫時的吧!這個故事根本還沒有結局,誰曉得生命中會多出誰來,而她又會送給良禹什麼樣的稱呼?
小禹……過去式嗎?
良禹並不期待其他什麼樣的稱呼……他只希望聽到熟悉的兩個字……〝小禹〞。

良禹走到陽台,已經晚上12點了,這並不是個適合找人的時候,但心中卻冒出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,或許……12點這個不可能的時候就是最可能的時候。

他驟然轉身,拿起了鑰匙,往廣場飛奔而去。

12點是個神祕卻又單純的時候,似乎週遭的一切都像是有秘密,但秘密卻都是一樣的,並不難猜。而這些神秘的12點旅客會聚集的地方,也不會難找。

良禹便往這些12點旅客會到的地方去-一間專屬於12點的爵士樂咖啡廳。
很難想像,或許12點真的已經不神秘了,爵士樂咖啡廳裡並不缺人,反而滿滿的坐滿了人,而且爵士樂咖啡廳很寬敞,容納的人更多了,良禹開始覺得自己的決定是錯的,雖然所有12點旅客都會聚集在這裡,但人實在太多的,要找到妍黎反而變成一件艱難的事。

轉身要離開,卻發現門早已被人山人海給擋住了,於是良禹乾脆選擇坐下來,歡愉的爵士樂或許能讓他悶到極點的心情改變一下。

坐了下來,他點了一杯拿鐵。

看了看周圍,發現很多人都拿著筆寫著字,時而低頭思考,時而迅速動筆記下,好像深怕靈感隨時會消失。

他在這裡面似乎顯得格格不入,他只能聽著音樂,盯著自己的拿鐵看。

在他正要拿起拿鐵時,整個咖啡廳突然想起如雷的掌聲……
接著掌聲又很有默契同時停下來,他抬起頭看向大家注視的方向,中央舞台。
他拿著拿鐵的手停住了,隨著一個走到鋼琴前坐下的女生停住了。
他注視著這個女生,人很多,他不太容易看清楚那女生的模樣,但他可以確定她是不陌生的,就是一種感覺。

就在那個女生彈完一個循環的時候,良禹真的想看看她長什麼樣子……於是他站起來,於是他看清楚了,於是他又再度愣住了,也於是……他成了全場的焦點,包含演奏者都對他投向目光。

音樂停下了,良禹看清楚那位演奏者就是妍黎……
妍黎沒有多大的反應,只是對他點點頭就往後面走去……
他很高興,他又再度看到了妍黎。
但他也難過,妍黎似乎再也不想聽他說什麼……


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*。。。


幾年後,良禹辭掉了原本的工作,選擇了更辛苦但他卻喜歡的攝影。
某天,他揹著攝影器材正要從工作室走出去時,門鈴響了……
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